打卡

MP

连续登录: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专访|《安家》编剧六六:我敢这么写,因为是真事

            六六:因为我说句实话,最有意思的一点是,我相信这么多故事的重复,已经证明这种事情在中国是常态,而不是变态。我采访的这个原型的主人公特别有意思,她跟我说他们家的故事,说她妈问她要钱,说你弟弟好可怜,昨天晚上吃的方便面。她说:我弟弟吃个方便面,我妈就觉得他可怜了,我上大学的时候经常一饿三四天,就喝点白水,我妈也无所谓。她说这个话的时候笑盈盈的,我听了都快哭了。所以你就知道,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中国的父母对儿子看得这么重。写这个戏的时候,我也是觉得,她原型的故事就放在这里,你添一点减一点都不合适,所以我就还是忠实的就这样放进去,连采访都放进去。

            澎湃新闻:前面我们谈到了“孝道”,你认为它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很精华的一部分,但同时你又写了房似锦这个角色,那“孝道”这个东西,对她是个非常可怕的紧箍咒。其实也是蛮有意思的对比,这部分创作你的考虑是?

            六六:能怎么办呢?原生家庭她摆脱不了,你说你断绝关系不回家,很难,刚开始和家庭保持联系是因为她爷爷,爷爷把她带大有感情,等爷爷走了,她还有弟弟,弟弟对她没有不好。人有感情的对吧?实际上你看这个戏,另一个角色徐姑姑。徐姑姑就是典型的无父无母,没有亲人。他妈妈跳楼了,他跟他爸断绝关系了。是不是跟家庭决裂的人就幸福了?一点都不幸福,没有归宿。 所以最终房似锦把她弟弟接到城里来,跟他们一起创业的是徐姑姑。为什么?因为他是渴望有家庭的,渴望能找到归宿的,而最后这个归宿房似锦帮他解决了。我觉得每个人都能说的好像很决绝,说为什么不跟家庭断绝关系?你怎么不断?但其实是没那么简单的。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