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女性的力量 | 帕蒂·史密斯:从诗人到朋克教母

            一九六七年,史密斯来到纽约,一个属于所有波西米亚族的天堂与幻影城市。此时的纽约正经历一场又一场的艺术暴动。

            从五〇年代开始,绘画上的抽象表现主义,和文学上“垮掉的一代”诗人就点燃了城市的欲火,而安迪·沃霍尔的艺术计划“工厂”(The Factory)正全面挑逗纽约的艺术、剧场、电影和音乐,和沃霍尔合作的“地下丝绒”(Velvet Underground)也用一种新的噪音挖掘这个城市与人性的黑暗;东村的“圣马克吟诗计划”则小心翼翼地传递着诗的体温。

            一如大多数来到纽约的年轻人,史密斯和青春爱人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在这里穷困地生活着,却无比贪婪地吸收城市的各种养分,用艺术把自己终日灌醉。

            史密斯在书店和玩具店打工,从事剧场演出,在音乐杂志如《滚石》(Rolling Stones)撰写乐评,认真地作画并且读诗、写诗。

            帕蒂·史密斯曾工作的书店

            她身上流淌的血液是纽约的最波西米亚、最反叛的文化,热爱画家杰克逊·波拉克(Jackson Pollock),崇拜迪伦,以“垮掉一代”诗人金斯堡和威廉·巴勒斯(William Burroughs)为精神导师——后来和这两人成为一生的挚友。

            一九七二年那场传奇演出后,帕蒂·史密斯还没想到要成为摇滚乐手,只是偶尔和兰尼·凯合作演出配有吉他声响的诗歌朗读。但作为摇滚的爱好者,他们开始想要让已经毫无生气的摇滚乐注入新血。

            “摇滚曾经是我那个世代革命的、诗歌的、性的和政治的声音。但他们已经被彻底商业化了,已经都进入大型体育馆了。他们太远离原来的根了。”史密斯如此形容当时的音乐氛围。

            一九七四年开始,他们在纽约的几个场所演出,尤其是东村一个破败简陋的小酒吧,叫做“CBGB”。那时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场所会成为下一场摇滚乐革命的秘密基地,摇滚乐的界限将在一九七五年后被重新定义。

            先是一支叫做“电视”(Television)的乐队以独特的音乐风格在这里演出,然后和他们相熟的史密斯也开始在这里表演,因为“电视”的主要成员汤姆·魏尔伦(Tom Verlaine)和理查德·赫尔(Richard Hell)也混迹纽约诗圈。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