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女性的力量 | 帕蒂·史密斯:从诗人到朋克教母

            纽约CBGB酒吧

            接着,一群念艺术的学生乐队“传声头”(Talking Heads)加入表演,另一群高高瘦瘦、穿着皮衣的街头叛逆少年“雷蒙斯”(The Ramones)也来了。

            在这个简陋狭小的舞台上,他们轮番弹奏起与外面那个光亮白昼下的音乐毫不相干的声响与节奏。人们开始称呼这种新的音乐美学为朋克摇滚。

            帕蒂·史密斯在七四年独立发行的专辑《马》(Horses),那是一张流传至今影响最为广泛的朋克唱片,听起来仍让人止不住的颤抖。

            接着,她的名声却越来越高,并有了一首排行榜前十名的单曲《因为夜晚》(Because the Night)(和斯普林斯汀合写)。

            一九七九年,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一场七万人大型演唱会上,她的最后安可曲是一如以往翻唱六〇年代谁人乐队的名曲《我的世代》(My Generation)。歌曲结束后她高喊:“我们创造了这个时代,让我们夺权吧!”歌迷疯狂冲上台,几乎引起暴动。

            但就在她召唤众人夺权之后,史密斯却安静地离开乐坛、离开纽约,消失于世人眼中。

            一方面这是因为她找到了一世的爱人、朋克摇滚先驱乐队MC5的成员弗雷德·史密斯(Fred“Sonic”Smith),只想跟他在底特律过着平静的家庭生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认为她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当初我进入摇滚世界是因为想创造一些空间让少数的声音可以出来——不论你是否觉得自己是个怪胎,无论是黑人、同性恋、小偷或女人。现在我知道我们已经带来一些改变,已经对人们造成一些正面的影响。我们是要创造空间然后让别人来参与,而不是举着旗子说:‘这是我们的。’我们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名利而来的。所以现在离开是很光荣的。”

            的确,在帕蒂·史密斯和其他CBGB先锋所掀起的运动之后,纽约不一样了:更具实验性的No Wave音乐运动出现,在CBGB听着帕蒂·史密斯高喊世代夺权的瑟斯顿·摩尔(Thurston Moore)组成“音速青年”(Sonic Youth),承接了前人的火炬。

            而这个革命又岂是只在纽约掀起波澜,整个摇滚美学都受到巨大震撼。

            一九八八年,帕蒂·史密斯和先生合作的专辑《生命之梦》(The Dream of Life)终于出版。次年她的一生知己、后来成为重要摄影家的梅普尔索普因艾滋病过世,一九九四年她深爱的丈夫过世,一个月后他亲密的兄弟也离开人间。这是史密斯人生中最巨大的伤痛时光。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