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大杂烩 > 奇闻轶事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一次神奇的地心之旅

                  我安静的坐在屋檐下,外面下着大雨,哗哗的,像盆泼一样。成都的雨季,让人感到凉爽,我喜欢听着雨声入眠,也喜欢雨后清新的空气,让我觉得近年被严重污染的恶劣环境还有被拯救的机会。       不过最近,我却有些害怕这样的天气。因为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每次下雨的时候,我的眼前就会出现几个排列有序,淡淡的箭头,像导航里的路引一样,指示着一个方向。       我知道这件事情的起因。上个月一天下午,我在天井下看书,翻着翻着就有些犯睏,便将躺椅放平,顺手从屋檐下的博物架拿下一个不要紧的盒子,垫上衣服就当起枕头。那一觉,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个声音一直对我说着,来吧,来吧,欢迎来到地心世界,而当我醒来时,就发现眼前这古怪的路标。       转过头,我盯着这件不伦不类的盒子发呆。这东西似玉非玉,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磨而成。从外表看去,就像一个不能打开的石头盒子,表面却光滑圆润,看着挺养眼的,是几年前店里客人当的,说是路边捡的。当时大家都觉得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也不像什么文物,没法开价,是我张叔坚持己见,觉得有眼缘,给留了下来。不过也没给什么高价,两三千给收了。这都几年过去了,也没人来赎回,成死当了。我没觉得这东西有什么特别,也没想着能变现,很随意的放到屋檐下的博物架。       我去过医院的眼科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也没个所以然。医生用不可思议的表情送走了我这位看来莫名其妙的病人。临走之前,医生还建议我去神经科,做个核磁共振,好好检查一下。当然,医生不是嘲讽,专业的答案就是,眼睛没有任何问题,如果确实看到这样的形状,可能是脑部的某块辨识神经出现问题,所以造成的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很确信自己不是产生的幻觉,所以也放弃了继续治疗的打算。       再往后的一段时间,我通过观察,发现平时只要自己不去刻意的想这个路标,它就不会在眼前存在。但是一到雨天,却会自动弹出路标,指向一个方向。我也驱车跟随眼前的路标,到了三四百里之外,还是没有发现尽头,才调转车头回到了家。当我回忆起梦里的声音时,心里已经决定,等回家准备妥当,必须跟着这路标一探究竟。       今天,我在等一个人,发小,死党,张叔的儿子,张向。张向是一个大咧咧的人,大学毕业一直窝在家里,靠着张叔养活。电话里,我已经把自己身上最近发生的事情交待的一清二楚。张向这小子对这事十分感兴趣,说今天一定要来看看我是不是中邪了。       嘎,随着一声车轮刹车时摩擦地面的声音,张向的大嗓门已经传来:“刘云,在哪儿呢?”       “门没关,自己进来。”我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我说的门是后院门,我家是个独院,我父母过去得早,只有我一人独自在后院生活。前院是做当铺的地方,张叔他们一直在前院接待客户。张向正要用脚踢开门,突然想起这是他老子工作的地方,害怕惊动他老子,有些懊恼自己刚才大呼小叫的举动,赶紧用手抓住门把手,推开一道缝,鬼头鬼脑地探了个头进来:“我爸呢?”       “在前院,你又不是不知道,张叔没事是不会来后面的。”我向张向招招手,转身进了房间。       张向反身轻轻的推上院门,凝神屏气地走过小院,跟着我走进了房间,还赶紧关上了房门。张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张叔问他话。十岁之前怕张叔问他到哪儿野去了,二十岁之前怕张叔问他功课怎么样,现阶段最怕张叔问他工作找得怎么样了。当然,张叔一身的本事,养个闲人不在话下,他是我家当铺的大掌眼,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生阅物无数,基本就没走眼过,我家的生意离了他早就血本无亏了。       “东西呢?”张向迫不急待得问我。       我指指檐下的博物架,张向却不敢出门,让我去拿了进屋。       “你确定是这玩意儿搞得你神叨叨的?”张向摩挲着,“不是玉,色泽均匀,有些凉,也不像其它自然材质,会不会是人造合金?”。       “小子不错啊,居然认识这不是玉?”我接过东西,手掌印了上去:“你再看看。”       经过我双手抚过,盒子立马变得半透明起来,散发着柔和的白光,里面隐隐约约有波光流动的感觉,如天穹星斗,一下就变得异常灵动起来。       张向这下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我K,不会真有灵异事件吧?”       “我是无神论者,不相信什么灵异事件,如果我的梦境是真的,这一定是一个未知的文明向我发起的邀请。”我呆呆得望着手中的盒子“我有一种感觉,它对我是善意的,仿佛在指引我去向某处,我打算去瞧瞧。我相信,这会是一次精彩,充满未知的旅行。”       “那必须我们一起了,你那眼神带着导航还敢开车?你以为玩VR游戏呢。你负责指路,我负责开车,咱哥俩珠联璧合,一起去瞅瞅是何方神圣?”张向耿直的拍拍胸脯。“我现在去把车做个保养,万一给我们指到国外了呢。”       我悲剧的揉揉眼睛。       第二天,我们给张叔打了个招呼,说出去旅游散散心,带着盒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些旅行装备,便开始上路。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