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当“绝版”的毛绒玩具遇见“唯一”的修复师

            离开主人去见那个“唯一的玩具修复师”时,娃娃们的身上还带着主人们各自的气味:“阿弗”沾染了曹婷的烟味、“菲妮”散发着杜子悦的头油味,“小狗”有卷子家里空气的味道……

            这些娃娃主人大多已经成年,有的已经找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还有的有了自己的孩子。对于陪伴自己数十年的毛绒玩具,他们有着不同的定义:朋友、家人、可以吐露心事的树洞,甚至用爱供奉的神灵。

            娃娃们见证着主人的成长,是他们心中无法割舍的“永恒”的存在。然而,它们比自己的主人更快地走向“衰老”:张小希的小狗熊少了一只眼睛。卷子已经一年多没给21岁的“小狗”洗过澡了,每一次清洗,掉毛愈发严重。圣诞熊“阿弗”嘴边的毛被曹婷亲得发黑,体型也不似当年那样健壮。

            无论是对娃娃主人,还是对72岁的修复师朱伯明来说,修复娃娃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是娃娃嘴边一个褶皱的消失,或是鼻子大小0.3毫米的误差,都有可能被视作一种“失败”。因为这不仅关乎着娃娃的外表,更关乎着娃娃主人隐秘的内心世界。

            相遇

            在上海一座50年代老式公房的楼道里,嘴角掉了毛的圣诞熊“阿弗”和灰头土脸的兔子“Kaka”,正随着曹婷一起穿过一条七八米长的黑暗逼仄的走廊。她们来到一扇有些发黑的黄色木门前,准备与屋内那位“传说中”的“毛绒玩具修复师”朱伯明见面。

            对于这个28岁上海姑娘而言,这一对看上去不再那么神采奕奕的毛绒玩具始终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